非商用可自取,须注明lofID。

“再不遗忘。”

沽名钓誉,正剧向写手。
齐梅山。

“我在梦里见到你了。你原本飘在岛中湖的湖底,此时慢慢地浮起身,闭着眼,一步一步地走到岸上来。那背景是黑沉的夜,我看不见群山,眼前只有你的面目清晰。而你此刻的微笑和二十年前一样年轻。”

当你发现自己技不如人,没有天份的时候要做什么……

画画的鞋:

临下班的时候,一个在大学做老师的朋友和我说,他们班里一个同学得了抑郁症,要休学一段时间,原因是周围优秀的人太多了,压力太大。大学读了两年,整整瘦了三十斤。


另一个朋友听完之后不解道:技不如人就努力就行了,抑郁什么呢,有时间抑郁,不如好好努力。


我摇头说,不是的,他控制不了的。我理解。


大学老师问我,那你怎么走出来?


我说,走不出来,只有面对。



这一段对话让我想起我的大学,和那个想要休学的同学一样,刚入大学的头两年,简直就像噩梦。我不敢睡觉,不敢画画,甚至不想去上专业课,因为专业课上要和同学们一起画作业。...


当时年少说不尽,而今全入一梦中。


“终局里秉笔书你,来再一次点燃我一生中曾落下的最灿烂光火。”

@绾景遇

最怕人间刮骨刀,劈开血肉剖脊梁。残渣烂沫碎纸灰,风吹骨头散,雨打成泥潭。

本来是一篇文章的序言结尾,后来……我没写完。

“国家会消失,但民族或许不会。说到底,是从远古就流传下来的相同的习惯,相同的思想使我们相聚,是那些相异的思想使我们分散,乃至敌对。狂热的意志利用异端和不和催促我们拿起武器,发动战争。一切干扰都来自于对自身不够理智的约束——而我们,我们一生都在忙于用不同的事物划下线条保持自己的独立,哪怕这独立和其他所有人没有任何不同。”

“愿我不论出自何种目的而做出的善行,都可以得到一点微末的感激。”

杀我或噬我 灭我或成我。

一句话。

豆蔻梢头,红袖满楼。三月初三,柳下花前。
不告而别,国恨家仇。身有万死,一去不回。

1 2 3 4
© 荒南风北 | Powered by LOFTER